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沐共乐

 
 
 

日志

 
 

中国古代的男性妓院  

2016-09-23 21:36:42|  分类: 历史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lower vest - jiang16268 - 闲云野鹤

中国古代的男性妓院不许笑!

小编最近读了一本书,是李银河老师写的《福柯与性》。里面讲到,古希腊文化中的同性文化与现代社会相差很远。 

比如福柯在古希腊的文献中发现,古代人对性行为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合法,什么不合法;什么正常,什么不正常,这些都不像现代社会,从法律以及道德方面处处对加以定义及规范。 

古希腊男男之间的关系以及性行为,是一种十分常见的人际关系,它并不会因为同性行为的性质而遭到道德上的谴责。只会对性行为的频度加以自控上的要求。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性,这一话题属于个人范畴,是私事,没有其他干涉,更无法上升到人口控制的层次。 

小编了解的,虽然在古代的中国也是有男性妓院的,但是他们的处境一如现在,有着各种酸甜苦辣。 

文有不少读者可能知道分桃龙阳断袖等有关帝王、著名文人的同性恋典故,但事实上民间的同性性行为也是在一些古籍中有记载的。今天就专门来讲讲古代男性妓院的事。 

专门接待男客的男性妓院 

小编知道深圳和香港那一带是有这样一个职业的。但是当翻书看到古代男性妓院时候,也是偷乐了一阵。古代确实并不如现代科技发达,但总把古代人想得比我们傻,这是不是就有点太蠢了?人家是有正规男性妓院的好吗?!我作为现代人可是长见识了(惊讶脸)~ 

最早的男性妓院出现于北宋。《葵辛杂识》中说,北宋时期,东都就有一些男子靠出卖色相挣钱。男色消费,那时候就有了呢。而荷兰学家高罗佩对宋代的男妓现象曾有这样的描述:

这里仍需补充说明的是清代学者赵翼在他的《陔余丛考》卷四二中对男子同性恋的说明。他说北宋时期曾有过一个靠做男妓谋生的阶层。政和年间颁布了一项法令,对这些人鞭笞一百并罚以重金。南宋时期,这种男妓仍在活动,他们招摇过市,打扮得像妇女一样,并且组织成行会。

这里有两个关键词,可以让我们想象一下当时的开放程度:阶层、行会。发展至阶层,可推测有相当的规模;而产生行会,也可推断是有一定专业性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年年召开行业代表大会呢?这种从宋代就有的男性妓院,在明代仍然存在。 

明代小说《弁而钗》就对此做了详细的描述,这是小编目前看到的唯一描写公开的男妓院的小说。小说中虽有虚构之处,但也能窥见一些历史现象。

 小说中说,这种男性妓院叫做南院,并且说南院即聚小官养汉之所,这些小管的行为举止呢,十分女性化。 

行来行去,撞入南院,此南院乃聚小官养汉之所——唐宋有官妓,国朝无官妓,在京官员不带家小者,饮酒时,便叫来司酒。内穿女服,外罩男衣,酒后留宿,便去了罩服,内衣红紫,一如妓女。也分上下高低,有三钱一夜的,有五钱一夜,有一两一夜的,以才貌兼全为第一,故曰南院。 

你有没有觉得,这情景和现代的一些夜总会差不太多呢?明代南院中的男妓,也是大多苦命,被贩卖而来。

2016年08月26日 - 翔飞雁 - 翔飞雁博客


男妓院里的男妓,主要来源是购买来的。小说中的李又仙是福建闽县人,只有15岁。他随父任松江府知事,解钱粮上京。途遇响马,抢劫一空

其父只好变卖财产赔偿,但还差100两银子。李又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插标披榜,沿街卖身,最后被南院的老鸨看中买下了。 

还有哇,明代的小官们,为了和妓女抢生意,都闹到官府去了。这事古装剧你都没给我演?Excuse Me?!明代小说《龙阳逸史》中,说到小官们为了与娼妓(古代说法,正规词请用女性性工作者)抢生意,竟然到官府告状,希望官府禁止娼妓,好让他们独做这档生意。妓女们听说后,有去官府据理力争。你们猜谁赢了?两下权衡之后,官府认为娼妓比小官更符合社会习俗。这故事虽然是虚构,但明代既然男妓与女妓并存,就必然会发成互抢生意的现象。想想也算是市场无形的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