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沐共乐

 
 
 

日志

 
 

鲁迅为何收入颇丰还要借债度日  

2016-12-17 18:35:33|  分类: 伟大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的钱都去哪儿了:为何收入颇丰还要借债度日

2016年12月15日21:40   法制晚报 我有话说(185人参与)
鲁迅与周海婴

  曾经有不少媒体报道,经陈明远研究,鲁迅的收入水平折合今天的人民币约达到每月1.8万元到3.5万元(按2009年人民币的购买力折合——锡荣按)。按此计算,鲁迅每年收入至少应在三四十万元。本来,鲁迅那样的大文豪,以其文化贡献和市场号召力,应该有相应的经济回报。尽管这样的收入水平,鲁迅经常穿的胶鞋,俗称“陈嘉庚鞋”,也是低档身份和经济不富裕的标志,这有点出乎人们意料。这也就打破了人们以前印象中鲁迅“破帽遮颜过闹市”的穷酸相:原来鲁迅是有钱的。那么,那种穷相是故作姿态了?但是这些说法和计算方法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

  庞大家族消费群拖累,医疗费开销不小

  现在人们谈到鲁迅的经济生活状况,往往只看收入。但是,这实在是并不很准确的。考察某人的生活状况,光看收入不看支出,是不能看出其实际生活水平的。我们在上文所说的鲁迅生活水平达到什么程度云云,是仅就其收入而言的,要谈生活水平,不能不看支出。当然,支出也要看是什么样的支出。鲁迅为维持其生存状态必须购买大量的书籍,不买书是无法生存的。

  因此,这里把支出分为两种:

  维持性支出——维持生命运动、保持现有生存状态所必需的消费。

  奢侈性支出——非维持生命运动、保持现有生存状态所必需的消费。

  现在我们来看鲁迅的支出状况。笔者将鲁迅的支出状况也按不同情况分为六个时期:第一时期1912年5月到1917年3月、第二时期1917年4月到1923年7月、第三时期1923年8月到1926年8月、第四时期1926年8月到1927年7月、第五时期1927年10月到1929年9月、第六时期1929年10月以后到逝世。

  1912年至1917年,鲁迅支出每月大约主要由如下因素构成:寄绍兴家中母亲等人的生活费用约50—100元,买书约30元,自己生活费约30元,自己的医疗费10元,支助周作人妻羽太家约10—50元,每月总开支约200元,其余为积蓄,每月约20—50元。当时全国每年水旱灾害不断,故常有捐款之举,又不少同事有婚丧嫁娶,也都要应酬。

    1917年周作人开始到北京大学教书,但接着就生病,休养多时,开销不小;1919年买八道湾房并修葺,前后共花去4500元;其间售出绍兴老屋收入约2000元,故向人借支约600元。秋及冬,母亲、朱安,周作人妻羽太信子及其弟、子女,周建人夫妇及子女都到了北京,开支大幅度提高,虽然鲁迅与作人的薪金合起来使用,但无奈生活杂项开支比原来更大。又,在此期间,周作人本人及其女儿、周建人的儿子相继生病住院,医疗费用开支也大幅度提高,尤其是,就医往往都是用汽车接来日本医生,要价特别高。而且病人去医院看病也要坐汽车。本期平均每月开支约500元,其中购买书刊约16元。

  1923年7月鲁迅与周作人闹翻后,又在砖塔胡同赁屋居住,也要花钱:三间正房每月8元,女佣3元。与周作人失和后,大病一场,卧床月余,花费医药费100多元。并负担母亲、朱安生活费,对周建人也时有接济。1924年又购买西三条胡同房屋,价800元,但修葺用去2000多元。其间他本人及周建人之妻羽太芳子和母亲都接连生病,羽太芳子住院时间长达数月,其医药费都由鲁迅承担,亦达100多元。但因摆脱了周作人一家庞大消费群的拖累,实际开支反而开始减少。本期每月购买书刊平均17元,平均每月开支约250元左右。

  一个学生及其妻住在家里,自认“义子”,白吃白住

  1926至1927年,此时鲁迅已与许广平定情,两人相约南下后先分头努力两年,有所积蓄后再合力建设新生活,同时开支也明显减少。鲁迅离开北京后,母亲和朱安及佣工的开支,由鲁迅在北京教育部、各学校积欠的薪金和北新书局的版税内支出(平均每月约200元),基本不用鲁迅另支。在厦门,除生活费外,就是用于购买书刊及邮寄物品。如当时北京寄来衣服五件,就被征去税三元五角。住房是免费的,交通也不大开销:外出较少,即使有,也是别人邀请的为多。这时候,周建人生活较为困难,鲁迅曾资助他500元。1927年1月到广州后,初时住中山大学,房免费。后租白云楼,为三间套房,租金数不明,曾付定金10元,其租金应在50元左右。又租芳草街44号为北新书屋,每月租金9元。其间多次捐款:捐社会科学研究会、慰问被捕学生各10元,广东救伤队5元,支助学生廖立峨150元。平均每月开支200元左右。

  1927年10月抵上海后,开始与许广平共同生活,许广平不工作。初住景云里,房租约50元,吃饭由包饭作承包,连周建人一家及另两位友人,总共每月15元,后来是24元。1928年6月起改为仅与周建人一家合爨,费用主要由鲁迅承担。1929年海婴出生,开支增加,并雇佣工。这时期,购书费用大为增加,从1927年至1929年期内总平均每月买书款约70元左右。这时候鲁迅的另一项开支是看电影,每月总要三五场,但票价是便宜的,总共不过几块钱。这时候又有一个学生廖立峨及其妻来,住在鲁迅家里,自认“义子”,白吃白住,1928年8月“革命文学论争”中离鲁迅而去,临走又索去120元及拿走衣被什器十余件。本期每月开支约300元左右。

  1929年以后迁居北四川路北川公寓(拉摩斯公寓),顶费500元是一次性的,月租金40元,家具是前任房客所遗,免费。每月寄北平母亲等生活费100元。这时期,购书费用再次猛增,最多一年达2404元(1930年,仅4月份就达642元,主要是买入昂贵的外文原版图书和原拓版画),平均每月竟达200元。总平均达每年1100余元,每月90余元。1933年又迁居大陆新村,房租为银两45两,约合银元63元。后又租狄思威路藏书室,每月租金30元。许广平生海婴住院费共236元,与北新交涉版税用去律师费用2000多元,为女工王阿花赎身150元。此时的另一项重大开销是看病:不仅海婴出生后经常要看病,而且他自己身体也不好,从1930年拔去全部剩余牙齿五枚,每枚10元,又装假牙,也是50元,但效果不理想,故经常要修理,费用也动辄十几元。又常接济周建人,除每周大约两次请来吃晚饭(有时连孩子),并且还常资助银钱,如1929年11月25日鲁迅把他在商务印书馆积存的版税950元赠送给建人。后期他病重,连续看病,开支更大。1936年有8个月处于病中,所用进口针剂、抢救用强心剂等,都是较昂贵的药物。到须藤五百三医生家门诊,每次都要5到6元,每月医药费用可达50元以上。此外,为左联等团体捐款也是一宗经常发生的开支,这种捐款比之自然灾害捐款数量要大得多,一般在10倍到50倍。而日记大都不记。本期每月开支总平均约在500元左右。

  看电影可说是鲁迅唯一的奢侈性消费

  按照前面陈明远的说法计算的鲁迅各个时期经济收入、支出水平的统计,每月平均如下:第一时期收入230元,每人40元,支出200元,结余30元;第二时期收入450元(鲁迅240元,周作人约200元),每人38元,支出500元,亏空50元;第三时期收入230元,每人50元,支出250元,亏空20元;第四时期收入320元,每人150元以上(母亲、朱安由北新等另付),支出200元,结余100元;第五时期收入700元,每人150元以上(加廖立峨夫妇),支出300元,结余400元;第六时期收入650元,每人100元以上(加女佣),支出500元,结余150元。

  第一时期,每月200元基本上全是生活必须的开支,除了寄给绍兴家中,自己购买部分烟酒外,就是买书,也应算作维持性开支。鲁迅个人生活消费仅30元左右,由于是单身生活,日常开支大于多人家庭中的个人开支,他抽的烟是劣质烟,饮食消费很低,所有的个人消费加起来也只占总支出的15%。买书则是他作为一个文学家、学问家的必须开支,所以他再困难,买书还是尽量买的(但也已尽量压缩),不能算作奢侈性开支。因为要为将来考虑,要买八道湾房,所以不能不有积蓄。

  第二时期,为维持这个十几口人的大家族的庞大开支,鲁迅可谓殚精竭虑。一方面收入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开支日见庞大,形成严重亏空,捉襟见肘;这时期家中病人时有,再加羽太信子理家无方又挥霍无度,真是雪上加霜,焦头烂额,唯有借债度日。故鲁迅在这一时期的日记中,三天两头有借债的记录。

  第三时期,每月250元是包括购买西三条胡同房屋并修葺的费用,分摊到每月中计算的,单是生活费开支,三个人还是很有限的。这时期买书也不多,也正是鲁迅自己所称“时方困瘁,无力买书”的时期。与周作人失和后及与章士钊诉讼后的那两次大病,也花去他不少钱。实际的开销可能要超过250元,而收入仅230元,所以,上一期的亏空还在继续加重。

  第四时期,虽然这时只身一人,但这并不全是个人消费,而是包括了还债。这时母亲和朱安的生活费,由北新书局支付,还有各学校和教育部的积欠,也可以抵冲一部分,实际不需要鲁迅另外支付。因为在鲁迅的日记中没有反映,我们在鲁迅的收入账中也没有统计进去。在厦门生活费较低,但光伙食费也要50元,再加买书报刊及其他开支,开销也不小。广州物价更贵,开支更大,还要付白云楼和芳草街两处房租。并且,1927年春夏他与许广平事实上已生活在一起,费用应是由鲁迅开支的。这样,总平均200元是并不宽裕的。

  第五时期,这是鲁迅经济上最好的时期,所以开销是比较放松的:每月300元,两个人本来不需要这么多费用,如在广州时,200元已可过。但这时与周建人家生活在一起,对胞弟颇有照顾,又有“义子”夫妇跑来,上海房租(40元)、消费又贵,再加发现内山书店后,对该书店的图书极感兴趣,故买书花费大幅度上升(已近50元/月)。再加捐款、支助别人等,虽然不再愁生活,但积蓄并不很多。

  第六时期,因版税收入增加较多,故情况还比较乐观。北平方面费用仍由鲁迅直接支付每月150元,另房租63元,买书90余元,仅这三项已达50%支出,吃饭、看病两大项又约150元,所余50元供杂项支出已不宽裕。其中抽烟、饮茶、看电影是鲁迅主要的三项奢侈性支出。但是,抽烟饮茶都是写作时用以提神的,实际上也是维持其生存状态的必需品,只有看电影可说是鲁迅唯一的奢侈性消费。但电影票每张一角,以每周看一次电影,每次三人计,每月也仅一元五角。相对来说,其实所费是很有限的。(《鲁迅生平疑案》  王锡荣 上海人民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