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沐共乐

 
 
 

日志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2015-02-05 12:58:06|  分类: 哲学与宗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每一个活在世上的人,都不过只是闪烁着灵性光芒的浮尘。”
“悲伤是与亲人的相守变成了记忆,然而轮回却让生命在喜悦中重生。”
“只有正视生死,才可以秒懂人生。”
“一路走来积累的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最终将被扔弃的包袱。”
“死亡是一个注定孤独的结束。无论我们今世相互抱得多紧,却始终无法避免各自孤独地踏入另一个世界。”
……
这是我写了最久的一篇游记。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六年前,一辆旅游大巴飞弛在318国道上,导游为了打发长途旅行的烦闷时光,给游客们讲起天葬和天葬台的故事。当导游熟练地讲完诸种丧葬方式后,用手向路边的远山上指了一指,说:“诺,那边就是天葬台,现在不让上去了。”
 
飞熊顺着导游的手势望向路边的大山。那一刻,天色阴沉,愁云惨雾。在四千米的高原,叫人不寒而栗。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近来查阅资料,确认导游说法的正确性:天葬虽然普遍,却并不是藏族丧葬习俗中的唯一方式,另外还有塔葬、火葬、水葬、土葬。其中塔葬是贤能大德圆寂后的一种高贵葬仪。只有有名望的活佛在圆寂后,会用特殊材料处理遗体后放入灵塔。而火葬从藏族传统意义上说也是较高贵的葬仪方式,以酥油浇在柴草上火化,骨灰或入木匣瓦罐,或顺风播撒于山巅或江河。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与几个小伙伴一起,也不知怎么的就来到了天葬台,就像几个不会游泳的孩子,相互怂恿着就一起跳进了池塘。从到达的那一刻起,就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特殊甜腻的气味,引发一阵阵干呕。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四月的草原一片衰黄。新草要再过两个月才能破土而出。在前方的山坡上,有几个觉姆(藏传佛教中的女性修行者)念念有词,那是诵经的声音。
 
这里如果有亲人去世,那么诵经作法就会立刻开始,不仅是自己的家人,还有同村的人也会出力、出钱、出粮,并且聚在一起为往生者诵经。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往生者的遗体会被卷曲起来,用白色藏被包裹, 置于门后右侧土台,请喇嘛和觉姆诵超度经。再择吉日由背尸人背到天葬台。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而在天葬师开始之前,还要再请喇嘛觉姆到场诵经超度。时辰将至,空旷的原野上出现三三两两的僧人。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当然,这时少不了一种特别的鸟类:秃鹫:一种食腐肉的动物。成年秃鹫体重三四十公斤,身长近一米,翼展可达两米以上。头部颈部只有微薄的绒毛,嘴大而尖锐,金钩状。又称为座山雕。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由于只食腐肉的特性,秃鹫并不伤害任何小动物,因此被认为是“神鸟”。在有些地方民间认为秃鹫是比丘(正式僧人)的化身,而那些无形的生灵(即肉眼看不到)包括饿鬼、饮血精灵等,按佛教的观念来讲是值得同情和慈悲的。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在天葬开始之前,会先用圆柏树的细小的枝叶点燃,散发出柏香,这在当地被称做“桑烟”,引来秃鹫。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然而,由于天葬台几乎每天的固定时间都会有仪式,因此,秃鹫们也掌握了时间和规律,按时聚集过来。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藏传佛教的信徒认为,天葬是将自己的肉体奉献给天葬台上有形秃鹫和那些无形的生灵,从而在此生的最后做了一件功德,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在天葬台旁边,我们看到这样一块牌子。出于各种尊重,我们没有跨越这块牌子,也没有在天葬师的仪式阶段朝这个方向拍照。
 
事实上,除了本地之外,方圆数百里的亡者都会送到这里的天葬台,今天一共有7位亡者……我听到刀与骨头接触的顿挫声。看到如牛肉般蜡黄的脂肪。空气中那股甜腐的味道变得更浓,我才明白,一直飘忽的这股气味就是尸气。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诵经继续着。经声祈求的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在他们的信仰里,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是异次空间的不同转化。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只有了解了生命的两端:生与死的时候,才明白生命的平凡与生命的可贵。每一个活在世上的人,都不过只是闪烁着灵性光芒的浮尘。光芒殆尽的那一刻,便是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而一旁的秃鹫早就按就不住了。它们迫不急待地从山坡上蜂涌下来,像是赶赴一场饕餮盛宴。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因为天葬师的操作还没有完成。所以秃鹫们遭到了驱赶。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它们观望着,期待着,空气中弥散着不安与躁动。虽然不是个恰当的比喻,但飞熊的确联想到了荷兰红灯区的游客。这些平时衣冠楚楚,举止温雅的人们一进了红灯区,便忍不住高声喧哗、狂笑、心神荡漾、口鼻移位,连走路的姿式也变得不一样了。
 
人与禽兽,当欲望附体接近猎物时,反应竟如此神似。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最终,它们冲了下来。逝者用自己的皮囊满足了这些饥饿的鸟类,被认为是挽救了另一些可能被伤害的动物。
而那些食饱的秃鹫,竟然会重得飞不起来,必须爬行至顶端才能迎风飞翔。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最终,躯壳归于尘土,而灵魂得到往复。悲伤的是与亲人的相守变成了记忆,然而轮回却让生命在喜悦中重生。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死亡是一个无法撤消的结束,于是我们学会珍视和感恩生命。在前路上不要轻言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努力。在地球漫长的时空中有幸以最高生命形式来感知这大美世界,本身就是最大的幸运。虽然创造我们的大自然没有对我们直言生命的意义,却赋予我们高度的智慧和无限的创造力去自己寻求答案。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死亡是一个无法改期的结束。看似漫长的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而无常。在大多数时候,我们甚至无法预知这个时刻何时到来,所以,我们力争不留下太多遗憾,而无论它何时发生。因此我们学会从心度过每一天。短暂的生命本不该浪费在伪装、奉迎和等待上。只要心向美好,就应第一时间让它发生。大胆去表达、去争取、去创造、去享受、去经历。只有这样,才能生而无憾,死可瞑目。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死亡是一个注定孤独的结束。无论我们今世相互抱得多紧,却始终无法避免各自孤独地踏入另一个世界、劳燕分飞。所以,我们要感激那些带给我们美好的人,又要在适当的时候舍得放开他们,各自在流动的命运中寻找下一个归宿。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死亡,还是一个无法穿越的结束。我们每天最主要的烦恼,或多或少都跟财富有关。每个人都在积极地寻找财富,以为因此可以减少烦恼。然而很快就会发现要守住财富是比创造财富更大的烦恼。因为,“失去”似乎是比“没有”更可怕的一件事。然而,当面对死亡时,才发现我们始终无法将本属于自己的财富带走,一切都将被清零。从这个意义上说,一路走来积累的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最终将被扔弃的包袱。
 
人也好,财富也好,没有昨天的舍,哪有今天的得。没有今天现实中的放手,哪有明天心灵里的自由。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在天葬师操作的时候,一个美国留学生手持一本Lonely Planet,默默坐在我们不远处。结束后便一个人快速离开。她走得如此之外,飞熊一行居然跟不上。在群鸟绕天几小时之后,不知她有什么感触?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而对于飞熊来讲,此时此刻站在坡上远望高原的山沟,又觉眼前清楚了好多。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由衷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段经历,无论是开心的、愉悦的,还是压抑的、痛苦的。每一个瞬间都成为塑造我坚强的一部分。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憧憬生命的前路,希望它像逝去的那般精彩,甚至更加超越。对未来和未知的好奇都引领着我继续探索。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会更加仔细地体会每一段经历,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和事,因为是你们组成了我完整而丰富的世界。

【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生命终结的感悟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很艰苦。暴风雪在追赶我们。冰冷的雪风吹得我们几乎站不稳。谢谢同伴的围耐kx 帱可怕2&i alt" style="m蔲lx 啵欧289Djvw5e_7R9_Y5nEorwA==/6630677439070730694.jpg" >
 而在天葬师开始之前,还要再dimlayer5
 我会更加仔细地体会每一段经历,;" >我继续鉻bAMm1_fpb9rbuP-BuOk9槌闪26351, 种姿拇5img9羌负跽静晃取P恍煌榉寤厮也卸0707titlt="八醇6芯扌途>
 我继续鉲GJDdhP-kl1oDMnSpeDMV要轻3pan独22026重03界。

 在天葬开始之前,会先用圆柏树的细小的枝叶点16CiRI_NofSuWCyoJo-Zl多。<3十公沓15械63263羌负跽静晃取P恍煌榈牧榛暧氤戮傻那宓姆掷耄1然 log.16 rgb(50, 62, PARS family: 'Mis">socu YaHei', 'Helvk">ca Neue', SimSunS s')": 1 id=只 天外飞卸陨路鹗窃独雖g 八繿lt=重回到熊"墓踠t="【四川】秃鹫高< log.1="#323e3tp: faE5%"Mis">socu YaHei, Helvk">ca Neue, SimSun
 与几个小伙伴一起,也不知怎么的 >回去的路篋7Q1QMR5tzVcz-eKTAfS8们。。35pan37845。出93羌负跽静晃取P恍煌榈牧榛暧氤戮傻那宓姆掷耄欢只豬v>谜庹磐糹v><我这趟说:观lt="【四川】秃鹫高秃鹫高旋,那些面度ゾ鸢浮" 说:观去”似始值:都有div>&nb背起行囊上>终将烦恼。独一无二t="【四匆⒀铉凇兑话偎旮醒浴防锼抵漳- 毯自己le="【四天蛒 nbw-act fc0<是荡漾最难谢种- alt=笔起笔落div蝧pa肜葱" ā客动笔前在网 ti嬉夥 - 曛罱篇相关式也al她里面充满了调侃式绎气和夸誴;<现场描试减然栋充满炫耀尚"我标榜咝感失望。g ti去”前往终结都设身处地地想想往生>&nb是的这 ti能"&nb槐吲- 边游览景点般地品头论足时你v><那旋<文:公共号搜索秃鹫高"0 10px 0"心川】秃皓面对川】蚻e="【四川】秃鹫高旋,那些面对蒭n>

v> png? / le="【四: 川】蚻e="【四: -w好奇 <: -wī面 : 舅 <: -wle="【四: ī面 _blank" href="http:tMaxImagepv cblogsbdwb bdc0 bds: 好奇 v> png? / le="【四: 川】蚻e="【四: -w好奇 <>

3A2%Entry=als=":sp;&E5%le="【四: bl-w好奇 阅读(好奇"blogsep">iReadCoun战峄个ā暮闷 )ā暮闷 好奇 ">评论(好奇"blogsep">iCf="h="Coun战0ā暮闷 )ā暮闷 le="【四: blā客吼><: -wblank" href="hle="【四: blī面 _blank"n?id=124ourc杂伞4ourc5%le="【四: bl-wī面 ">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le="【四: bl: 緁orm _blank" href="http: "
r f-bntrylank" hr鹫 logtp:/饕餮3_04.cle="【: -w: 緄nput aign="n:nden" nam5%"p;薪hid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fromttvalu5%"BLOGPOST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终结祎tvalu5%"自己le="【四天蛒 nbw-act fc0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 tc h="ttvalu5%"<┟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style="margin:0 10px 0 0;" src=": p://"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style="margin:0 10px 0 0;" src=": _blank"> 我继续鉲活在世上的人,都不过只是闪烁着灵性光芒的浮尘。": <川】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却让生命在喜悦中重生。”

“一路走来积累的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最终将被扔弃的包袱。<〃】 <┟ “夥尚荟是一个注定孤独的结束。无论<〃】 <┟ “>人也好,财富也好,没有昨天的舍,哪有今天的得。没印<〃】 <┟ “一堆譾>
这是我写了最久的一篇游记。

<〃】 回去的路含一辆旅游大巴飞弛在318国道上,导游为了打发长途旅":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炝返亟餐曛钪稚ピ岱绞胶螅檬窒蚵繁叩脑渡缴现噶艘恢福担骸芭担潜呔褪翘煸崽ǎ衷诓蝗蒙先チ恕!
 
飞熊顺着导游的手势望向路边的大山。那一刻,天色阴沉,愁云惨雾。在四千米的高原,<∧好 <ā &cla;nbsp <川】 <┟ 荡漾>
<〃】 
【四川】秃<ā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狠原一片衰黄。新草要再过两个月才能破土而出。在前":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词,那是诵经的声音。
 
这里如果有亲人去世,那么诵经作法就会立刻开始,不仅是自己的家人,还有同村的人也<∧好 <ā &cla;nbsp <川】 <┟ 起为往生者诵经。

<〃】 我继续隳遗体会被卷曲起来,用白色藏被包裹, 置于门后右侧":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愠腐肉的动物。成年秃鹫体重三四十公斤,身长近一米": <〃】 &cla;nbsp 。头部颈部只有微薄的绒毛,嘴大而尖锐,金钩状。又称为座山雕。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含因此被认为是“神鸟”。在有些地方民间认为秃鹫是": <〃】 &cla;nbsp 身,而那些无形的生灵(即肉眼看不到)包括饿鬼、饮血精灵等,按佛教的观念来讲是值得同情和慈悲的。
【四川】<〃】
   <┟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慵,散发出柏香,这在当地被称做“桑烟”,引来秃鹫": <〃】 &cla;nbsp 【四川】<〃】
   <┟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禾的信徒认为,天葬是将自己的肉体奉献给天葬台上有":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好
   <川】
   <┟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闩员撸颐强吹秸庋豢榕谱印3鲇诟髦肿鹬兀颐敲":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照。
 
事实上,除了本地之外,方圆数百里的亡者都会送到这里的天葬台,今天一共有7位亡者…<∧好 <ā &cla;nbsp <川】 <┟ ?吹饺缗H獍憷频闹尽?掌心枪商鸶奈兜辣涞酶ǎ也琶靼祝恢逼龅恼夤善毒褪鞘
【四川】秃鹫高<〃】
   <┟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泺着。经声祈求的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在他们的信":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的不同转化。

 回去的一跟命的平凡与生命的可贵。每一个活在世上的人,都不": <〃】 &cla;nbsp 芒的浮尘。光芒殆尽的那一刻,便是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闼驱赶。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泺中弥散着不安与躁动。虽然不是个恰当的比喻,但飞": <〃】 &cla;nbsp <ā <br <川】 <┟ 时衣冠楚楚,举止温雅的人们一进了红灯区,便忍不住高声喧哗、狂笑、心神荡漾、口鼻移位,连走路的姿式也变得不一样了。
 
人与禽兽,当欲望附体接近猎物时,反应竟如此神似。

<〃】 我继续闱冲了下来。逝者用自己的皮囊满足了这些饥饿的鸟": <〃】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而那些食饱的秃鹫,竟然会重得飞不起来,必须爬行至顶端才能迎风飞翔。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和感恩生命。在前路上不要轻言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努力": <川】 &cla;nbsp 一堆譾>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闱如此的短暂而无常。在大多数时候,我们甚至无法预": <川】 &cla;nbsp 一堆譾>
【四川】<〃】
   <┟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四<〃】
   <┟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愕姆衬眨蚨嗷蛏俣几聘挥泄亍C扛鋈硕荚诨匮": <川】 <ā 一堆减少烦恼。然而很快就会发现要守住财富是比创造财富更大的烦恼。因为,“失去”似乎是比“没有”更可怕的一件事。然而,当面对死亡时,才发现我们始终无法将本属于自己的财富带走,一切都将被清零。从这个意义上说,一路走来积累的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最终将被扔弃的包袱。
 
人也好,财富也好,没有昨天的舍,哪有今天的得。没<〃】 <┟ &cla;nbsp <〃】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回去的路簄ely Planet,默默坐在我们不远处。结束后便一个人": <川】 &cla;nbsp 绱酥猓尚芤恍芯尤桓簧稀T谌耗袢铺旒感∈敝螅恢惺裁锤写ィ

【四<〃】
   <ā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一附沟,又觉眼前清楚了好多。

 
 
【<〃】
   <ā
   &cla;nbsp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我继续憧憬生命的前路,希望它像逝去的那般精彩,甚至更加": <川】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v> 
 【四<〃】
   <ā
   <br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回去的路很艰苦。暴风雪在追赶我们。冰冷的雪风吹得我们几": <川】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m蔲lx 啵欧289Djvw5e_7R9_Y5nEorwA==/6630677439070730694.jpg" >
 而在天葬师开始之前,还要再dimlayer5  我继续鉻bAMm1_fpb9rbuP-BuOk9槌闪26351, 种姿拇5img9羌负": <川】 &cla;nbsp 峰回艘残都0707titlt="八醇6芯扌途> 我继续鉲GJDdhP-kl1oDMnSpeDMV要轻3pan独22026重03界。<": <川】 &cla;nbsp 然栋喇荣沟终将景得不个角- 檀竺犯哒呷欢岬娜蒙舅抹】<〃】 <ā <ā <生命终结的"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style="margin:0 10px 0 0;" src=": p://"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style="margin:0 10px 0 0;" src=": _blank"> 我继续16CiRI_NofSuWCyoJo-Zl多。<3十公沓15械63263羌负": <川】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1然 log.16 rgb(50, 62, PARS family: 'Mis">socu YaHei', 'Helvk">ca Neue', SimSunS s')": 1 id=": 天外飞卸陨路鹗窃独雖g 八繿lt=重回到熊"墓<∧好 <川】 <ā < log.1="#323e3t": faE5%"Mis">socu YaHei, Helvk">ca Neue, SimSun": <暮闷鎋blank" s')": 1 id= 杂伞 回去的路篋7Q1QMR5tzVcz-eKTAfS8们。。35pan37845。出93羌负": <川】 &cla;nbsp <暮闷鎋blank"杂伞洌欢": iv>谜庹磐糹v><我这趟说:观<∧好 <川】 <ā &cla;nbsp <川】 <ā 去经历答案。" 说:观去”似始值:都有div>&nb背起行囊上>终将烦恼。独一无二t="【四匆⒀铉凇兑话偎旮醒浴防锼抵漳- 毯自己le="【四天蛒 nbw-act fc0<是荡漾最难谢种- alt=笔起笔落div蝧pa肜葱" ā客动笔前在网 ti嬉夥 - 曛罱篇相关式也al她里面充满了调侃式绎气和夸誴;<现场描试减然栋充满炫耀尚"我标榜咝感失望。g ti去”前往终结都设身处地地想想往生>&nb是的这 ti能"&nb槐吲- 边游览景点般地品头论足时你v><那旋<文:公共号搜索蚦la;nbsp "0 10px 0"<∧好 <川】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sourcettvalu5%"暖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sourceUrlttvalu5%" 163莄om/v> /sta">c/47998,蝡:/5簧586125 / le="【四: : 緄nput aign="n:nden" nam5%"tagttvalu5%" / le="【四: : 淮炊ā暮闷 lee-wwwwwwwwwww好奇 推荐ā暮闷 lee-wwwwwwwww好奇_blank" href="http:tM"blogsep">ShowRecom"h=d" e-wwwwwwwwwww好奇 Recom"h=dCoun战0ā暮闷 人ā暮闷 好奇 <川-tgl0川as-icn0fixt客吼崭咝好 好奇 ā暮闷 |秃鹫高 rwwwwwwwwwwā暮闷 le="【四: wwwwwwww好奇 btn p prigh& 转载ā暮闷 lewwwwwwwwwwwwùā%le="【四: blùā%le="【四: ùā%le="【四ùā%le="【四è】 LinkBottomDiv" <'&op div cl'%lerwwwwwùā%lerwwwwī面 ="_blank">wwwwwwwwww╤4 历十前就幻最近读者热度ㄉ=tyl5%"border:n时侄<"blosp;&m:nd did生 /  width=" > n?id=1=" "blosm:n_ifram5" _blank" href="http:侗/ifram5天蛂wwwwùā%lerwwwwlerwwwwī面天蛂wwww ╤4 3ourcntry=als=":sp;&E5%在LOFTER的me">文章 1our 0 1our 5urc href="hv> ck" "blomorecoc h="_fram5
recom"h=db> ?email=zgd92@163莄omag"aifram5天蛂wwwwiā客吼>4ourc> 15ur 0 15ur 0;border:1然 solid #d5d5d5;background:#ffffe1cntry=als=":sp;&E5%焱rwwwwwwww好奇_blank"float:righ&;n?id=122ourc杂伞
2ourcpadd由g:1our 16ur 1our 0;log.16#d塑造e;cursor:poic hrc.c关闭ā暮闷 lerwwwwwwwwè】 _blank"padd由g-sp;&:2 id=log.16#000c.c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对伤面缎奖!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s_blank"log.16#d塑造e;ntry=decordiiv>:n时侄
_si3%E9%94%AE%E8%>我要抢 评论 Cf="h="" "blov> Cf="h="" 薪hid ',le="【四: wwwwwwv> Tnawe:'自己le="【四天蛒 nbw-act fc0',le="【四: wwwwwwv> Abstr将:'ī面\>ㄉ战岬=\"形 - 天外飞熊 - 天外飞熊" style="margin:0 10px 0 0;" src=\ 0 1our 0 0;\我继续鉲活在世上的人,都不过只是闪烁着灵性光芒的浮尘。ùā縗%秃鹫高心好奇_blank\"l由e-n?id=12洌欢\却让生命在喜悦中重生。”
“一路走来积累的财富只不过是一堆最终将被扔弃的包袱。ùā縗%è】\%<夥尚荟是一个注定孤独的结束。无论ùā縗%è】\%<>人也好,财富也好,没有昨天的舍,哪有今天的得。没印报川】\%è】\%<一堆譾>ùā縗%ī面\>ùā縗%',le="【四: wwwwwwv> Tag:'',le="【四: wwwwwwv> Url:'v> /sta">c/47998,蝡:/5簧586125',le="【四: wwwwwwisPubliohed:1,le="【四: wwwwwwis&op:false,le="【四: wwwwwwaign:2,le="【四: wwwwwwmodifyTime:0,le="【四: wwwwww shTime:1423独286125,le="【四: wwwwww ermal由k:'v> /sta">c/47998,蝡:/5簧586125',le="【四: wwwwwwcom"h="Coun:0,le="【四: wwwwwwmainCf="h="Coun:0,le="【四: wwwwwwrecom"h=dCoun:0,le="【四: wwwwwwbsrk:-10 ,le="【四: wwwwww ublioherId:0,le="【四: wwwwwwrecomB> Home:false,le="【四: wwwwwwcur%entRecomB> :false,le="【四: wwwwwwattach"h="sFileIds:[],le="【四: wwwwwwvote:{},le="【四: wwwwwwgroupInfo:{},le="【四: wwwwwwfrih=dsta"us:'n时',le="【四: wwwwwwfol詏wsta"us:'unFol詏w',le="【四: wwwwww Succ:'',le="【四: wwwwwwvisitorProvince:'',le="【四: wwwwwwvisitorCity:'',le="【四: wwwwwwvisitorNewUe-e:false,le="【四: wwwwww logAddInfo:{},le="【四: wwwwwwmse:'000',le="【四: wwwwwwmcoc:'',le="【四: wwwwwwsrk:-10 ,le="【四: wwwwwwremindgoodnigh&v> :false,le="【四: wwwwwwisBlackVisitor:false,le="【四: wwwwwwisShowYodaoAd:prue,le="【四: wwwwwwhlogIntro:'博友至上限,如有意请加我!',le="【四: wwwwwwhmcoc:'1',le="【四: wwwwwwselfRecomB> Coun:'0',le="【四: wwwwwwss="sh_s由gwe:' ad=1&v> fram5Border=" >ùifram5'le="【四: wwww}le=" cdiiv>.f4 s cdiiv>.f4 s le="【四 {if x.moveFrom=='wap'}le=" wwwwww╝s 好奇终结="来自iPh时挚突Ф s 好奇终结="来自Android客户端 s le="【{磇f}le=" {/liog}le=" cdiiv>.fpa" _100"${fn1(a.ue-eNam5)}"/ .163莄om/${a.ue-eNam5}/ g${fn(a.nicknam5,8)|escape}lerwwwwī面s ╝si3%E9%94%AE%E8%A 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cdiiv>.f4 s le="【四 ww╝s 0}le=" ╬ s 他们还推荐了:好奇 Permal由k}/?from=v> /sta">c/47998,蝡:/5簧586125 g${y.recom"h=dB> Tnawe|escape}转载记录: p;好>╝si3%E9%94%AE%E8%A 好>╝si3%E9%94%AE%E8%A le="【{liog a as x}le=" {if !!x}le=" ╨is ╝si3%E9%94%AE%E8%A 终结="${x.终结祙nefault:""|escape}"g${x.终结祙nefault:""|escape}le="【{liog a as x}le=" {if !!x}le=" ╨is ╝si3%E9%94%AE%E8%A le="【{liog a as x}le=" {if !!x}le=" ╨is ╝si3%E9%94%AE%E8%A Til謡nefault:""|escape}"g${x.v> Til謡nefault:""|escape}4}{b%eak}{磇f}le="【四{if !!x}le=" wwww╨is ${fn2(x. shTime,'yyyy-MM-dd HH:mm:ss')}╝si3%E9%94%AE%E8%A ╝s ╝s cdiiv>.f4 s cdiiv>.f4 s le="【四 ╝s 謎gn{elseif x.謎gn==3} js-share謎gn{else}{磇f}tti3%E9%94%AE%E8%An:nefocus%"prue" href=" .163莄om/${x. sherUe-enam5}/ g秃鹫高旋蕴焱wwwwù┟嫣le="【{磇f}le="ww{磍iog}le="好奇 ${hdidl由es.终结祙escape}0}le=" wwwwwwwwwwwwwwww{liog sliog as x}le=" wwwwwwwwwwwwwwww{if x_index>7}{b%eak}{磇f}le wwwwwwwwwwww╨is ╝sn:nefocus%"prue" i3%E9%94%AE%E8%Anref="${x.url_3w|escape}ts ck do"t獭 .163莄om">me"> & PublicAccou="t台穿面 焱ww秃鹫高旋暮闷 le="【wù┟ 焱 wī面s = prue;}le=" ww w{liog x.voteDetailLiog as voteToOpiiv>}le=" ww wwwww{if voteToOpiiv>==1}le="【四w wwwwww{if irst_opiiv>==false},{磇f}秃鹫高秃鹫高“${v[voteToOpiiv>_index]}”秃鹫高秃鹫高le="【四w wwww{磇f}le="wwwwww{磍iog}le="wwwwww{if (x. ole!="-3.) },“我是${c[x. ole]}”秃鹫高秃鹫高{磇f}le="wwwwww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好奇 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秃鹫高${fn1(x.voteTime)} .163莄om/zgd92/v> /sta">c/47998,蝡:/5簧586125/"; //文章的永久链接,作为文章的唯b槐晔秎ev wumiiTags = ""; //文章标签,以英文逗号分隔对社:"标签1,标签2"lev wumiiSitePrefix = " .163莄om/zgd92/"; //博客的主页地址,作为博客的唯b槐晔秎ev wumiiParams = "&num=5&mode=3&pf=v> 163"; //num为默认显示的相关文章数目,mode为默认的显示模式(1为文字,2为图片对3为自动) 秃鹫高旋┟ 焱wwwwwwī面s 秃鹫高旋┟ 焱wwwwù┟ 焱wwwwī面s 页脚wwww="╝ rel="nofol詏w s 我的照片书 .163莄om/ c/thp"h/ g博客风格 .163莄om/e-evices/wapv> .html">手机博客/rss+xmlttinawe/"RSS" href=" 163莄om/rss/"/ le="【四好奇 订阅此博客网易公司版权所有秃鹫高蚦opy;1997-p:/7 -163-com-layert台穿面 焱ww<┟鎠 -163-com-templdivtt_blank" href="hn时侄">ww cdiiv>.msg = ' 163莄om/msg/dwr';le="> cdiiv>.dwr = ' 163莄om/zgd92/dwr';le="> cdiiv>.vcd = ' 163莄om/cap/captcha.jpgx?p3%entId=47998,&r=';le="> cdiiv>.mrt = ' cdiiv>.fce2= ' 163莄om/common/ava.s?hlog=';le="> cdiiv>.passportfce= ' 163莄om/common/ava.s?passport=';le="> cdiiv>.fpr = ' cdiiv>.f14 = ' cdiiv>.adf14 = ' cdiiv>.gu:ne_profil謃add= ' 163莄om'le="【四:,' /",oalvum/",omus>c/",ologleion/",ofrih=ds/",oprofil/",opprank/",o",oss="archivh/ ]le=",cf:0le=",co:{pv:falsele="www,ti:111666370le="www,tc:''le="www,tc:0le="www,tl:3le="www,ut:0le="www,uc:''le="www,um:''le="www,ui:0le="www,ud:prue}le=",cp:{nr:1le="www,cr:1le="www,vr:-10 le="www,fr:0}le=" ,cs:0le=",ct:{'nav':['首页','日志','相册','音乐','收藏','博友','关于我','LOFTER'],'enabled':[0,,6],'nefaultnav':p3%seInt('11111111',2)}le=",cu:falsele=",cv:falsele=",cw:falsele="};le="window.UD = {};le="UD.hlog = {le="【 ue-eId:47998,蝜e="w,ue-eNam5:'zgd92'le="w,nickNam5:'暖'le="w, _widUpddivTime:133蝡:2579928le="w,baseUrl:' 163莄om/'le="w,gh=d-e:'他'le="w,email:'zgd92@163莄om'le="w,ph蕋o163Nam5:'zgd92'le="w,ph蕋o163HlogNam5:'zgd92'le="w,TOKEN_HTMLMODULE:''le="w,isMultiUe-eB> :falsele="www,isWumiUe-e:pruele="w,sRank:-10 le="};leùo ipt蘬ewwwwcs.163莄om/c hs.js" 謎gn="ntry/javao ipt_台磑 ipt蘬eww .163莄om/ page/ _wids/analyse更蒰?s=p&t='+ Ddiv().getTime();le="ùo ipt蘬ecsObje']=r;i[r]=i[r]||funion(){le="(i[r].q=i[r].q||[]). sh(argu"h="s)},i[r].l=1* Ddiv();a=s.c%eateEsp"h="(o),le="m=s.getEsp"h="sByTagNam5(o)[0];a.async=1;a._100g;m.p3%entNode.ine-etBefore(a,m)le="})(window,docu"h=",'o ipt','//www.googwe-analy">cs.com/analy">cs.js','ga');lele="ga('c%eate', 'UA-69204963-1', 'auto');le="ga('sh=d', 'pageview');le},300);leleleleùo ipt lelele╫ ipt 謎gn="ntry/javao ipt_蘬ewwwwwindow.se蜹imeout(funion(){le rJ.ssadS ipt('c.ph.126.n一竝h.js?0 1');le rle rJ. logDdiaByDWR(> cdiiv>.dwr,'Mus>cBeanNew','oe"Copyrigh&Mus>cSessionToken',false);le },/000);leùo ipt蘬elele╫ ipt蘬ewindow.se蜹imeout(funion(){le=" v o ipt = docu"h=".c%eateEsp"h="('o ipt');lewwwwo ipt.async = 1;lewwwwo ipt.=10 = ' _aswlf_V3_1.js';le=" docu"h=".body.apph=dChild(o ipt);lewwww },300);leleùo ipt 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