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沐共乐

 
 
 

日志

 
 

勇敢的天行者  

2014-03-02 20:36:43|  分类: 社会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人在上海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这个世界从不缺乏疯狂的人,可怕的是跟风疯狂,这一年来,被我们奉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就出现了大批这类疯狂少年,他们挑战高空极限,把生死置外,只为追寻那肾上腺激素分泌的刺激感,他们被称为:天行者。(恐高症者慎入)【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许多游戏玩家都有这样一种习惯,那就是当发现自己的人物在游戏中可以攀爬到某栋建筑或者某座山的顶点时,就一定会绞尽脑汁一步步的攀越,在登上顶点后享受着“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的别样快感,并且进行各种截图留念。这一切很快被一群疯狂年轻人还原到现实中来。【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游戏和现实原本是两个世界,在游戏中即使操作失误掉下去,大不了就是重头来过,而在现实中一旦失误,那就真的只能Game Over了。【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近年来各类奇葩的极限运动层出不穷,先有美国的“扑街”,后来一大批莫斯科年轻人开始流行“爬地铁”和“卧轨”,再到现在的“楼顶俯拍”,这些极限运动越来越危险,也越来越刺激。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天行者”们寻找城市的制高点,徒手攀登只为留下最酷的照片。在所有照片中你都能看到他们对着镜头泰然自若,但实际上他却悬挂在离地面几百米高的半空,一点点失误都可能丧命。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他们赤手空拳地爬上高塔、起重机吊臂、雕像以及桥梁等,其危险之大,光看照片,就已经让人胆战心惊眩晕不已;一旦失手,命必休矣。即使是真正的极限运动高手,在这种没有任何安全保护的情况下登上几百米的高空也会双腿颤抖。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20岁的拉斯卡洛夫和24岁的马卡霍罗夫是两名摄影爱好者,曾征服数座世界知名城市地标建筑,成功攀至其顶部,包括西班牙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德国科隆大教堂,法国埃菲尔铁塔和巴黎圣母院。2013年,他们在一个月内征服了12座城市地标建筑。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就在上个月,拉茨卡洛夫与马霍洛夫把疯狂举动挪到了上海,他们翻过上海中心大厦的工地围墙,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爬到了这座正在施工中的上海第一高楼顶部的塔吊上,高度近650米。图为:Vadim Makhorov与Vitaly Raskalov两人历时2个小时攀登至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楼顶。【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Vadim Makhorov与Vitaly Raskalov俯瞰上海。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他们在网上说,“我们准备的非常仔细,选择在中国新年行动。那段时间保安比较松懈,工人在休假,起重机也不工作。我们午夜到达工地,花费约2小时步行爬上120层。之后花了18个小时在塔顶,边睡边等,直到合适拍摄的天气出现”。【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2014年2月25日,上海中心又被攀高狂人“征服”了,这一次仍是视频和照片流传网络。与之前俄罗斯攀高狂人不同的是,视频里的主人公说的是中文。在视频最末打出的名号来看,两人自称上海本地,他们为证明“老外能做到,我们一样能做到,高手在民间”。【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俄罗斯少年 Marat Dupri (马拉特·杜普里)买了一台佳能相机。为了拍摄与众不同的照片,这位19岁的少年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爬上了莫斯科最高的山顶去采风,有时他们还不得不想着法儿地绕过保安人员。为了拍摄这些令人伤脑筋的照片,他们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独自小心翼翼地站立在高高的建筑边缘。图为:俄罗斯少年 Marat Dupri (马拉特·杜普里)摄影作品。【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Dupri说:“当我站在高处时,有一种全世界都在我脚下的快感。所有的问题和麻烦似乎都烟消云散了。高处让我兴奋。”图为:俄罗斯少年 Marat Dupri (马拉特·杜普里)摄影作品。【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俄罗斯少年 Marat Dupri (马拉特·杜普里)摄影作品。【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我曾骑上一根270公尺高的天线柱上拍摄照片,这根天线柱至今还在使用。拍摄那些照片让我的肾上腺素分泌异常,并且因为辐射的关系,我头痛了好几天。但我想,为了得到这些美丽的照片,一切都是值得的。”

【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莫斯科的摄影师Kirill Oreshkin高空拍摄同伴。【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Kirill Oreshkin与小伙伴的作死之作。【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莫斯科的摄影师Kirill Oreshkin的疯狂表演。【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2012年8月13日消息(具体拍摄时间不详),俄罗斯莫斯科,天行者们在一座废弃的无线电塔顶端喝酒。这些年轻的年轻人爬上700英尺高的无线电塔,在临近蓝天的高处进行夏季烧烤,开怀畅饮,冒着生命危险只为享受刺激。【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一名少年“天行者”拍摄迪拜夜景。【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Mustang Wanted绰号“野马”,是著名的攀爬专家,以胆大闻名。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高空玩单杠。【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最为出名的高空单手悬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最为出名的高空单手悬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最为出名的高空单手悬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最为出名的高空单手悬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最为出名的高空单手悬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同伴记录Mustang Wanted完成高难空中行走。【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俯瞰整个城市。【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挑战吊车,用生命演绎极限。【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与同伴配合完成空中跷跷板。【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图为:天行者Mustang Wanted空中矗立。【视界】第148期:天行者们 - 人在上海    - 中華日报Chinadaily

俄罗斯年轻人的做法则纯粹是从博命中找快乐,这已经不是勇气可嘉,年轻人精力旺盛,追求刺激是可以理解的,但应该有个度,娱乐致死显然是不可取的。

该有个度,娱乐致死显然是不可取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